To restore

就像標題一樣 to 不是ing 看起來好像是一樣的狀態嗎?
我覺得不太一樣

傷口就算結痂了,要等到完全復原也還需要一段時間,尤其當傷口傷得越深,就越難好;然後在傷口還沒好的時候,一直弄他,只是會更難好而已。最後當傷口好了以後,會長出新的肉,可是卻還是看得出來,是跟以前都完全不一樣了。當然每個個案有些不同,他們可以恢復到以前一模一樣,因人而異,有些人的體質或與生俱來的天賦神力,或是身體的新成代謝特別好。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也永遠會記的這個傷。

Yesman or Noman 說走就走

前幾天看了yesman了,金凱瑞近年來的一些角色真是讓我覺得越看越可憐。

/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東區?
沒有吧,我要回去弄東西。

/我們要去看電影,你要不要一起去?超好看的喔!!
是喔,應該沒有吧。我有一些要申請的資料跟note還沒做完,而且我太久沒畫圖了。

/終於下課了,你等一下要幹嗎?齁,我寶石方塊一定要贏過XXX。
我要回去了喔,掰掰,see you

自反性

我常在想人最大最害怕最恐懼的應該是自己,尤其當你不知道自己哪來的這些奇怪想法,跟無法克制自己的行為的時候最是可怕。

你最近在幹嗎? 你過的好嗎?

你最近在幹嗎? 你過的好嗎?唉,你最近在幹嗎?你過的怎樣?

好像變成最近習慣想要問別人的一句話?
不起眼的ㄧ句普通的話,可是卻可以有天南地北的回應。

有人要結婚了,有人去當兵,有人出國念書,有人繼續當死學生還會敲你MSN跟你要報告,有一堆人踏入社會做著莫名其妙的工作,有人醫學院還沒畢業,有人分手,有人曖昧,有人你再也不會遇到了。

Considerations

昨天播美人心機又看了一次。

對我來說,身邊的有些人通常總是都很神祕,不見的都是熟識的人,不過總會有很多時候很難完全弄清他們的意圖。

Plain

現在只求單純簡單不要太複雜的生活模式,身體已經負荷不了同時多工處理的狀態。

焦燥

上個禮拜剛回台北的時,候焦躁到了極點。我只能在房間和客廳裡來回走動。
然後卻什麼是也不想做也不能做,哪種事事沒有期待,一點活力都沒有,死氣沈沈的。

I look you in some perplexity.

把你的電腦一些比較貴重的東西打包寄回去,我跟肯馬士也回中部要準備過年了,網站跟照片那些我就像是暫停了現在都沒有動,照片只會越看越無力,於是我想過完年再說。

我原本以為已經送你離開,不過會發現還有更多要幫你做的事,殘酷的現實是因為你不在了。這些倒也都無所謂,只是發現原來要把ㄧ個人突然的拔走抽離好像也沒有這麼簡單的。

Prostration

已經沒有悲傷的感覺了,悲傷在心裡面從產生到成熟,到最後他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是沒想到取而代之的則是另一端的絕望與無力感湧進裡面,慢慢的,然後就這樣我陷入了消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