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Looks

討厭的事端及其製造者-發揚者-津津樂道者
都快要不知道自己變成什麼樣子了

誰是上帝可以站出來指責評斷
誰又是朋友可以一起奔跑 老實說可以相信的還有什麼

指責評斷的不是上帝
也不是旁人
是自己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樣子
自己的錯只有自己內疚自己愧對

對於過多的關係感到擔心害怕
不知道所聽到的可以相信與否 一不小心可能就變成被利用的小棋子 所以新的關係過多的關係之間有所擔心
寧願把持自己可以控制的
會辛苦一些卻簡單一些

不想被分類 因為就是不是不一樣所以老是格格不入

在背後及身旁時時默默陪伴等候的
隨時想要就有的是敵是友?

對於夥伴的定義我開始覺得模糊了沒有一個準則
也許真正的朋友像申艾利一樣,會和你一起跑,一起競爭,跑贏了,在前面等你,三不五時冷言冷語刺激你追上來
準備毛巾給你;再冷不防的把你推倒
跑輸了,會大喊不用等我!我一定會追上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