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筆記

如果說比起每天打工作日誌和做上課筆記來說
後者當然是我最想做的事

然後再筆記中再分出創作的筆記
在裡面再分出觀察上的關鍵字、創作上的關鍵字、待釐清的關鍵字的整理一長串

可是當你逐漸從工讀生變成正職又逐漸被加薪的時候
我想也就是你生活上所有秩序都開始混亂的時候了
便開始上演穿著PRADA的惡魔真人版

當一個環境因為你而產生的巨變且不論他好與壞
嚴格上來說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說這種毀滅性或創造力該好好的學習如何運用
再適合的地方、適合的事情、適合的人身上

而不是選擇對的地方或對的事情或對的人身上

因為從來都不應該考慮的面向是好與不好、對與不對

只有適合與不適合

現在可以好好的看一場電影都覺得好奢侈

我好想每天都可以做一些筆記我自己的筆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