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焦燥

上個禮拜剛回台北的時候
焦躁到了極點
我只能在房間和客廳裡來回走動

然後卻什麼是也不想做也不能做
哪種事事沒有期待
一點活力都沒有
死氣沈沈的

可是卻帶著莫名生氣的情緒
心中的怒氣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不想讓這些脾氣明顯地爆發出來
壓抑氣憤的情緒又很容易會感到意氣消沉和貶抑自我

我開始修復自己
學著撫平自己的氣憤
整理煩亂的情緒和在紛亂中求得平靜
也許緒低落時就像一場大風暴
試著控制風暴積極地將它們導往別處

然後面對自己的執念
我開始試著讓很多事情都變得單純簡單一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