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To restore

DSC_6923
就像標題一樣 to 不是ing 看起來好像是一樣的狀態嗎?
我覺得不太一樣

傷口就算結痂了,要等到完全復原也還需要一段時間,尤其當傷口傷得越深,就越難好;然後在傷口還沒好的時候,一直弄他,只是會更難好而已。最後當傷口好了以後,會長出新的肉,可是卻還是看得出來,是跟以前都完全不一樣了。當然每個個案有些不同,他們可以恢復到以前一模一樣,因人而異,有些人的體質或與生俱來的天賦神力,或是身體的新成代謝特別好。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也永遠會記的這個傷。

這似乎是一個大家都知道了道理,不過一定得要親身體驗過才能懂的。

算是好不容易走過蜂窩性組織炎的陰影了,我試著趕緊回到我自己的軌道上去運轉。開始讓自己更有自治力更有效率一些,應該怎麼說,就是讓自己有節制、有分寸一點。過量永遠都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過量的飲食,過量的熬夜作息,過量的一切一切。我越來越開始擔心過量慢慢侵蝕的效應了,我試著從小地方開始改變,不過對於大喜大惡這個性的我來說,對於喜歡的事物總是會一股腦的栽進去,倒不善加控制,也會一發不可收拾。畢竟一匹受過良好訓練的馬,不見得會跑得比起脫繮狂奔的野馬還來的差。

對於格格不入這回事,那種空拍或跳過的感覺,讓我覺得像是有某些膜般的包裹著我,融的再怎麼緊密,也還是有了這樣特殊的關係存在。就像保險套一樣好了,不管再怎麼零觸感,再怎麼的親密,最後還是有這樣的一層保護嗎?還是說限制?我喜歡現在的環境跟相處的人或是朋友,不過有些問題也只有等待我自己去釐清。不知道是哪裡的問題,還是我總是想太多,或是總是不夠享受或融入當下的狀態,總是喜歡跳到旁觀者的角度來觀看。

然後我給自己定下了一個又一個的目標,一個又一個的行程,我再也不想停下來了。沒有任何停下來的理由。沒有為了小情小愛的理由,沒有為了家裡所給的負擔的理由,我想不到一個可以停下來休息擺爛好理由。

於是開始有了難眠的理由,卻是因為找不到停下來的理由,因為控制不了自己的慾望及野心。
於是又只能繼續上路。

邊檢邊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