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I look you in some perplexity.

把你的電腦一些比較貴重的東西打包寄回去
我跟肯馬士也回中部要準備過年了
網站跟照片那些我就像是暫停了現在都沒有動
照片只會越看越無力
於是我想過完年再說

我原本以為已經送你離開
不過會發現還有更多要幫你做的事
殘酷的現實是因為你不在了
這些倒也都無所謂
只是發現原來要把ㄧ個人突然的拔走抽離好像也沒有這麼簡單的

雖然東西很快的整理好了
不過該丟該留的東西到底誰說了算
有些轉移的過程好像是那麼裡所當然
有些就留在客廳捨不得丟
有些丟了
有些丟掉了
在心裡面跟腦子裡的卻丟不掉也無法資源回收

其實我覺得很困惑

留在身邊可以做紀念的也就那樣子而已充其量不就是個小東西
或穿過的衣服
用過的東西
寫過的本子

留在心裡的卻是那樣的紮實
回想著關於你的事情
我覺得那樣的力量是多麼的溫柔又強大
你的獨立且堅毅剛強烙著
我們周圍這些認識你的朋友
每個人都是認識不一樣的你
甚少重覆
可是我漸漸發現我認識的是跟別人不太一樣的林侑駿
在某些程度上來說我覺得這無比的珍貴

也許每個人都會覺得怎樣對你是最好的
不過你知道我的
我也知道你不會想這個樣子就算了
而我也不會就這個樣子就算了
有時候我都在想我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你很多人情
不過相處的這些時間幫你的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感覺還沒還完

我選擇活的更用力連你的部份一起

不然你告訴我你想怎麼做
還是我還能怎麼做好了
我只能一臉困惑想著而已
判斷猶疑被左右著
到底有完沒完
看著再也不會上線的帳號
這種是沒辦法假裝被你MSN封鎖的狀態

我當時還一度相信了奇蹟這種東西
也只適合在你林侑駿身上出現
不過最後我還是失望了
你再也醒不過來
於是你所有的都將被奪走或是轉移了
因為你不肯醒來
不服氣的話你當時就應該醒來然後說聲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
然後大夥相擁而泣
關於這之間的多種可能性
想了不下百遍

快過年了 說好跟大井一起台中過年的承諾
只能在夢裡完成了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