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Yesman or Noman 說走就走

前幾天看了yesman了,金凱瑞近年來的一些角色真是讓我覺得越看越可憐。

/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東區?
沒有吧,我要回去弄東西。

/我們要去看電影,你要不要一起去?超好看的喔!!
是喔,應該沒有吧。我有一些要申請的資料跟note還沒做完,而且我太久沒畫圖了。

/終於下課了,你等一下要幹嗎?齁,我寶石方塊一定要贏過XXX。
我要回去了喔,掰掰,see you

難得星期五的晚上我覺得很盡興,今天說了好多話,看到大家好開心,雖然我可能都還是滿口的計畫經,作品經,精神緊繃經,過度躁鬱經滿口。囉唆跟婆媽個性跟過度焦躁的狀態我好像已經可以學著比較又更理所應當了一些。

老實說,是有些什麼比學反應更微妙的在發酵一樣,什麼都變的不太一樣了就是了,就像只有漫畫或卡通世界裡才會出現的平行世界一樣。但是弔詭又莫名其妙的又是憑什麼會是所想像的這樣鬼扯。也許發生一樣的一件事,對某些人有直接的打擊或影響,但是對另一些人來說根本等於什麼也不會改變,對吧。不過嚴格說起來,應該說這事情的影響本來就在這另一些人的行為設定裡面就是起不了作用的。

也許跟以往相左的人生,開始不參加一些臨時的邀約或飯局,開始要習慣說走就走的戲碼可能真的有全面性的考驗?以往不參加一些臨時邀約的反而就負負得正了。然而說走就走同時卻又上演兩種戲碼。就又回到了死胡同裡,臨時邀約的說走就走,還是抑然回絕不眷戀的說走就走。

然後我發現其實也不是二分法的不是Yesman or 就得是 Noman

對於我來說像是第二種人一般,事情發生的影響本來就在行為設定裡面是起不了作用的,就像是正正得正一樣,他不是負負得正就對了。所以結論是說影響是有的,可是卻起不了作用力,因為原本的初始設定就是以這樣的導向做為結果。

喔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我已經不知道我在扯到哪裡去胡亂說甚麼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