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學事所

話說好像在學校的學事所輸出店打工也要邁向第二個月了,一直想打些工作中所想到,感覺到的一些小小感想。

比起上學期的工作,在學事所打工好像就顯的沒什麼了不起,只是工讀的錢也賺的少少的,不過好像過的比較輕鬆自在。雖然說在印東西或算帳找錢,解決每一個客人印東西或裝訂的時候我都還是會感到戰戰兢兢的。但是好像比較覺得沒有壓力,或是該怎麼說,都不用去想太多太複雜的,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樣,“學事所“就像是一個學做事情方法的好所在。

不用去擔心職場中的一些處心機慮,不用去擔心賺多賺少,不用去擔心做多做少,工作間的競爭。不過我想也許那就是社會吧,總是以後會去接觸到的,只是已經提早先有接觸跟認識了。只是沒想到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商業利益,生意或商人之間的交際手腕,卻是需要用很多種的策略跟手段去虛以偽蛇的應對進退,真的是很複雜很複雜很複雜的。也不是像同學同儕之間的競爭,或吵架討厭的絕對值二分法種種相處方式。好像所有原本認識的都已經變成另一種對待,然後那種價值就是無法對等的,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像不值錢的東西,然後轉眼間也可以都變成價值連城。

那些人情世故權力的角逐賽,幾乎已經根本沒有規則可以依循了。

“學事所“真的就像是如其名般的,一個學做事情方法的好所在。起碼對我來說我是這樣的想的,另一方面不用擔心太多也可能也是我在那邊只是一個工讀生,不過話說打工還不如說我是去學習比較多。在那邊可以學到好多印東西,輸出跟裝訂的方法,起碼流程都知道。對自己再以後要印東西,或輸出東西都會有不少的幫助。

剛去的時候神經真的都很緊繃,好多需要記的,從價錢、紙的種類、尺寸、裁切的方法、裝訂的方法、彩色的、輸出的、有折扣的、沒折扣的、稿件單、印書的方法…好多好多。剛開始的那幾天常常都手忙腳亂的,而且有時候會湧進好一大批的人,我還蠻擔心的,因為其實我雖然做事情好像可以很有動力或熱力,不過真的是個很不細心的人,做事情有時候又很馬虎,只對於在意的事情可以弄很好,不過大多都有點隨隨變變的。尤其我對數字真的很不擅長,我超怕我算錯錢的,每每結賬時都還要愣一下,或是按幾次計算機才比較安心。

再來就是面對與客人間的互動,在溝通上,或應對上,這點我真的都很佩服學事所的人,在那邊真的很可以磨練自己的耐心跟細心,脾氣跟態度,不管怎樣客人永遠都是對的,要跟他溝通,確認,處理他需要解決的問題。反應要夠快,要會應變,有時候常常發現我死腦筋,都打直得一般轉不過來。

不過我正在學習,學習做事情的一些方法。

剛好也是算這學期初開始的工讀,在學事所工作的時候,印東西有時候設定好了以後,就都是重複的動作,或是等待,在這些過程之中,好像可以有緩和我跟平定我的一些浮動的心情跟思緒,從今年初一連續的心浮氣燥,種種不同的改變所造成焦慮,在那邊急都沒有用,該等機器的時候就是該等機器,該用什麼方式來印或輸出裝訂,或裁切。沒有其他的方法,就只能造一定的步驟來,缺一不可,不然你就是會出問題,卡紙阿,印錯阿,幾公分就是幾公分。慢慢我的急燥的個性跟快節奏就默默的也在逐漸慢下來。

現在生活的節奏跟態度,是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的,有些不像美術畫圖那樣感性,或是多一筆少一撇,差那一些,感覺或直覺感受操作。現在像學立裁或服構打板、車縫、整燙…種種的這些到學事所的影印。都已經是不一樣的做事方法跟態度,不像一些美術的創作是比較自我感覺出發的。在這些不一樣的新領域中,我正在學,學一些不一樣的處事態度,有很想要把他做到最好的是真的必須要很仔細,很精確的,多一分則太多,少一分則太少的。

然後好好的學著不抱怨,讓我突然想到國小的某位主任很愛講的,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跟去年才說再見沒多久,轉眼看好像又過了快到一半了,看著這些改變,有種無常的感覺。才短短一年,感覺發生了好多事情,好想過了很多年的感覺,也因為發生了的這些事情,對一些事情開始覺得不是這樣執著了,而對一些事情確可以更加的堅持跟堅定。

那麼多人來了又走,也許最後都只能遠望卻再也不會相見了。



惠婷很會寫
自從聽過後 就被感動得亂七八糟了 歌詞旋律一直把心揪得很緊很緊
每每聽這首歌都聽到醉心唱到心坎寫進心裡了
聽到淚都在心底成了河流

You’ll see. – Tizzy Bac

我看著站在遠方的你依然如此美好如往昔
But you know 有些話就是不能明說

我看著站在眼前的你依然如此美好如往昔
But you know 有些話就是不能明說
多年時光 都溫柔經過
那麼多人 來了又走
但也許我們只能遠望不相逢

一個人漸成熟 就會笑著淚流
總有些遺憾要學會放開
活到這把年紀也該明白

But I say you’ll see, I’d make you see
Every detail of this damning life
I say you’ll see, I’d make you see
You’ll see

在這個匆忙的世界裡 失去什麼 受不受傷 都一樣
But you know 只有你是如此絕對不同
不奢求哪天 我不要人懂
總在心底偷藏起這小美夢
這樣的溫熱就已經足夠

一個人漸成熟 就會笑著淚流
總有些麻煩是人躲不開
活到這把年紀也該明白

But I say you’ll see, I’d make you see
Every detail of this damning life
I say you’ll see, I’d make you see
You’ll see

我不斷聽你說 說著他的美好 說著你們的夢
這一切真的很重要 請你相信我 我真的什麼都不要
到底怎樣才能算是愛 請不要靠得太近
我背後柔軟的傷口 不想讓人觸摸
但在你轉身瞬間 淚在心底成了河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