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er
close

失去看不見的力量,非在此中途而離開。

任何一個擁有自主個體性的人,會透過他自己的愛、自己的工作而生活,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看法。要被一群()所尊敬,你的行為必須符合()的方式,符合他們的期待;就像要被一群的病態的人所敬重,你也必須像他們一樣的病態,他們才會敬重你,這種價值認同非常可怕。但是你得到的又是什麼?你只會失去自己,除此之外能有什麼?認同感?

原來格格不入,是保護自己最後的一道防線,是為了不想失去自己。我最害怕的是我所不能掌控的事,那種自主性的消失,會不知道自己會到什麼地方去,如果不是我想要的,不須要勉強自己。夢想應該是有的,你有我也有,只因為你跟我都太忙了而無所察覺而已。看不見的力量現在正啟動著我,若能夠乘勢而上就好了,未來並非有想像的那樣黑暗。

逝去的人的話語我沒辦法忘記,你當時想說的話到底是什麼呢?
不論如何的後悔,那些日子都已是無法挽回的了。

隱藏的感覺不好,為什麼不說出來…
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持續的會發生,當然禍不單行,福無雙至。又通常好壞並行,我最喜歡把一些看起來很立志的小小標語,悄悄的放在臉書或是網誌中,記得我跟你說過“通常最壞的時候造就最美的事“,你拌著懐疑的說希望是。

隱藏的感覺不好,為什麼不說出來?
我是個直接的人,我喜歡把話說清楚,原來在這個運作的大環境下,真的很多事情都沒有土法煉鋼這一回事,更不是一加一就等於二,更不會有一支筷子會被折斷,一把筷子不容易折斷的這些鬼話了。我天真爛漫的幻想,讓我自己總是看起來像個白癡,我天真的幻想,與人同行,有人會說很笨,輕而易舉的就把東西與人分享,也許我只能用這些小小努力看起來不怎樣的東西,假裝是我的信仰,強而有力的真理,把自己慢慢的累積堆成一個樣子,將這些做為我自己的裝備。也許再這些看起來痤痤不怎樣的行為模式中,不怎麼入世略帶滑稽的。

但是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人或壞人,好壞的價值判定,一切都只有利己多獲利他多而已。你想得到的東西也不是想的那麼簡單,可以透過彼此分享輕易得到,畢竟那說不定只是單純假想的一廂情願而已。

有人的筷子一支就是鑲金包銀,天下無敵。

隱藏的感覺不好,為什麼不說出來!

A:是有發生什麼不愉快嗎?
B:如果他不做,應該是網頁工程師接,有再找了,本來是要找來輔助他。

A:聽起來弄的很糟糕
B:還好啦。

A:新網站的連結沒有放自由人喔?
B:應該是沒辦法,你也知道的。

A:我不知道阿。為什麼?自由人藝文資訊耶!
B:哀哀

A:其實我離開以後什麼都沒過問,也都不知道。
B:也不是我們說可以放就能放

A:你沒也都沒有說什麼,他也沒說什麼,甚至其實都可以拆夥了吧,現在狀況都這樣糟,不是說利用完人就可以過河拆橋的。在這個圈子,或是整個人與人的相處,會失敗的。
B:以前想要把我和小蔡脫離自由人,所以他會觀察我們FACEBOOK的一舉一動。

A:我大概猜的到,所以也不會過問太多。只是這些這麼不能討論嗎?
B:反正我們還是會往來…就別太顯眼就好了,沒關係啦!

A:有嗎?你覺得有嗎?
B:以後就沒事了吧,哈哈

A:你想的還真天真。人可以有所為,有所不為。
B:他再挑撥離間就給他挑播吧。我們兩邊沒影響就好了。

A:已經可以切乾淨一點了,抉擇吧各位,該拆夥的時候到了。
B:不必拉,不會盯我。

A:好聚好散,歹戲拖棚我覺得困擾更多,不溝通被動的相處絕對不是我喜歡的相處模式,想必你們也有你自己想玩的,想走的。
B: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提到自由人了。

A:很多相處過程也不用勉強的。
B:所以你不用太在意了。

A:那你多久沒提到自由人了?我最在意的難道是那些反反覆覆頭腦不清楚的?都不是!又不是自由人或一起當初說好要闖蕩一起努力的夥伴。我也為了團體戰或夥伴努力的多少事情。我只是不明白原來所謂的堅持或互動來往,再下去只會更疏離而已,把大家找進來卻只是更糟而已。當初就應該讓王小姐繼續當家做好她的網管,我搞砸了一切。我失去了一些真的很難補的回來的其他自由的部份軀體,
B:我待在這只會越疏離這倒是沒錯

A:大家準備準備,心情整理整理。有空聚一下,整裝各自再出發吧。
B:嗯嗯,好阿再聚聚。你今天怎嚜突然提到這個,有發生什麼事嗎?

A:已經發生很多事了,沒有特別,有感而發,該到了想講的時候而已。想說也想很久了,
B:喔喔

A:你們也有事情隱藏,或是被交代,感覺的出來。我不是笨蛋也不是被動的人,離職之後也去過你們那邊很多次。所以呢?
B:嗯嗯,其他的自由人成員還有繼續連繫嗎?

A:都一直有,最近是young art taipei
B:喔喔~

A:還有其他新的活動
B:可惜我和小蔡不能參予

A:喔,對我來說這些只不過是藉口。


對呀,這些一切的一切再這邊開始,再這邊結束。我們都太年輕了,年輕到連自己的樣子都還沒長好。原來有些事情可以很輕易的被瓦解,選擇有所不同,如同我不懂為何當初雞婆多餘的建議人家網站改版,找了一堆人淌近了一塘混水之中。然後還傻傻的陪大夥一起去看所謂的員工宿舍。

耿先生最後厲害的人,或是有能力的人到底是害的自己還是幫了自己?商央作法自辮,建立起來的一切工具跟制度,不是用來約束而是幫助的工具。

我不懂的是可以輕易的選擇的離開,現在我只能跟只會想到底是利己多獲利他多的抉擇而已。
大老二哲學甚至自己的毫無保留只是一種天真的想法而已。
有什麼是不能分享的?吃個飯打個電話也可以吧。

一個一直換員工的公司不用期望他可以作多少好的事情,沒有誰佔誰便宜,我甚至還愚蠢德毫無保留,對不起這些淌入混水之中的人,對陸蓉之也感到很抱歉,我引薦了一個很糟糕的合作人士,他們只是商人想賺錢而已。

對不起,被資遣的員工,當然我最後也沒好到哪裡去,不過對於權力還是看得淡一點。
對不起服構老師,對不起柚子,我失去了最後可以跟你多相處的機會,這半年賺了多的那些錢又可以換回什麼?

對不起自由人我差點出賣了原本單純的小小理想。

已經轉過身就已經自由了,可是我卻還在捨不得。不知道還有什麼好捨不得得,露出的乾笑容。放開了的選擇不就是因為這些都太沈重了,似乎也已經真的不需要憎恨了。 都是因為曾經很在意才會那麼放不開。

壞掉的紅綠燈就像現在規則的混亂,彼此留下能給的並不多,我是心甘情願的,到底這些值不值得又能怎樣?
好像不太需要懂了啦,放開已經是我最需要時間跟掙扎的過程了。

該就到這裏的緣份就到這裡了,都別再懷疑了,已經不需要懂太多,那些過程的快樂我想也就足夠了吧。

給對不起未能親自完成邱建仁的訪談稿
給急於搬走另有心想的你
給急於住ㄧ起掌控主導權善變好論的你
給莫名其妙被拐騙進來的你
給傻傻一直都搞不清楚狀況的你
給不小心就被趕走的你
給受不了變態主僕關係的你
給被利用的這些實習小朋友
給披著羊皮狼般奸詐商人的你
給歇斯底里奸詐騙小孩傷人的妳
給受不了良心跟原則理想原走國外的妳
給選擇提早離去的你
給太早殞落星星般的你
給我最愛跟最愛我生我的你們
給新來的室友對不起我的焦躁與冷漠

欠你們太多給永遠都還不像個大人的我
會繼續堅持很多來回饋其他人

記住你的樣子 孤單的路就沒有什麼好擔心害怕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