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胸膛上的日子

就像是貓似的眼捕捉著
準備出爪

從這邊到你那邊又或是你那邊
哪種感覺就像是從光亮走到了黝黑的角落

不論在何處
總是有一分的引誘這樣的吸過去到一些你掌握不住的味道

如果說走在的是名字叫女人的胸上
成熟
嫵媚
略帶得一絲神祕

那麼她必定總是哪麼的款款的看著你
向你傾著一種只能感覺的語言

你只能聽
但你逃不開也捨不得
於是便在此失落

如果說走在得是名字叫男人的胸上
英俊 大方 帶著瀟灑不羈

那麼他會在一旁伴著你看顧著你
這時的風雅霎時可能是一隻豺狼
在殺人與救人時發出同樣的微笑?

面容聲音彷彿無所不在
卻又捉不住

以貓的姿態走在夜的胸膛上
每一次的腳步都像是踩著驚心動魄的聲音
不是傳進地裡
而是傳進自己的身體裡

一個又一個晚上
走在每一夜的胸膛上
都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