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higher than the nerve and deeper than the skin; than the pore pore.

雖然剛忙完是累的又滿足的,而且明天又有事,冷氣也又變正常了,可是卻躺下去睡也又睡不著。

不過總是因為有一些小小思考的空檔,就會因為一些小小的事情,不經意的。真的其實也無傷大雅而微不足道的,一件一件加起來而覺得特別感慨萬千、萬分。然後就會充滿力量 像遊戲格鬥天王那種集氣是那種可以瞬間爆氣,然後,到可以,做出一些衝動事情的力氣。

現在就像是累積了莫名的氣,所以無法成眠。

Looks

討厭的事端及其製造者-發揚者-津津樂道者,都快要不知道自己變成什麼樣子了。

誰是上帝可以站出來指責評斷,誰又是朋友可以一起奔跑,老實說可以相信的還有什麼。指責評斷的不是上帝
也不是旁人,是自己。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樣子,自己的錯只有自己內疚自己愧對。

射手逼逼腔

手腳速度很快,電流般的行為太快卻經常給自己帶來很多麻煩。

心中的怒氣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不管這些脾氣是明顯地爆發出來,還是壓抑在心底。如果是氣憤的情緒被壓抑,很容易意氣消沉和貶抑自我。情緒高昂時可以像同溫層那麼高,情緒低落時則像一場大風暴。

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給每個過生日的人,今天有開心,心有打開。

好像很久沒有去唱歌,雖然夜唱完應該要很累才對,不過現在確有點精神正好的感覺,這樣其實不是很健康。不過熬夜一天卻睡了快兩天,我還在想該怎麼替每個故事收尾有最好的結局,到底可以嗎?

How to feel oneself

喉嚨是乾的 發不出聲音撕聲力竭 連喝一口水的時間都不夠 所以選擇了沈默 被夾擊了 最後只能把那些發不出去的一一

學事所

話說好像在學校的學事所輸出店打工也要邁向第二個月了,一直想打些工作中所想到,感覺到的一些小小感想。

比起上學期的工作,在學事所打工好像就顯的沒什麼了不起,只是工讀的錢也賺的少少的,不過好像過的比較輕鬆自在。雖然說在印東西或算帳找錢,解決每一個客人印東西或裝訂的時候我都還是會感到戰戰兢兢的。但是好像比較覺得沒有壓力,或是該怎麼說,都不用去想太多太複雜的,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樣,“學事所“就像是一個學做事情方法的好所在。

Link up

不知道是台灣太小,還是創作美術設計相關的領域更小。

怎麼會發現這些人事物再隱隱約約都還不清不楚的時候就悄悄的連接再一起了,然後隨著一個接一個的連結下去,再某一個接點斷掉或出狀況的時候才會驚覺到這所有連在一起的。有時候擦身經過的巧妙是那種很近很近的都沒有發現的巧妙還是說變態關係玄奇。

紅色

過去穿在身上就像是我的一樣,不過似乎有點太刺激 就好像要變了。就跟生活現在也受不了什麼太大的刺激一樣。

失去看不見的力量,非在此中途而離開。

原來格格不入,是保護自己最後的一道防線,是為了不想失去自己。我最害怕的是我所不能掌控的事,那種自主性的消失,會不知道自己會到什麼地方去,如果不是我想要的,不須要勉強自己。夢想應該是有的,你有我也有,只因為你跟我都太忙了而無所察覺而已。看不見的力量現在正啟動著我,若能夠乘勢而上就好了,未來並非有想像的那樣黑暗。

轉過身就更自由了 卻捨不得

好像知道了越多,參與的越多,就越捨不得。漸漸的好像在某一些東西裡找到讓自己可以更平靜而不焦躁的方式,可是又很容易的就會睡不著。

古人說敬鬼神而遠之,我想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現在就像是傷口結痂,裡面化膿,不把他給擠出來就不會好,也不痛快一樣。突然覺得轉身之後,隨便放過的只會讓自己更難過。人總是對於未知的事情感到擔心害怕,猜測,恐懼,跟懷疑?